2.5万到1亿的短线炒手张文军的传奇
来源: | 作者:天狼星技术部 | 发布时间: 2019-12-17 | 58 次浏览 | 分享到:
        张文军简介:1992年开始投资银行债券,初涉金融市场。1993年4月,应聘到大连首家国际期货公司,成为大连期货业首批经纪人之一,并从此走上期货之路,后担任过多家公司的业务经理、投资顾问、操盘手。1996年开始个人期货投资,之后,从艰难地赚取个人账户在期市的第一个10万元,到收益超过千万元,他仅用了短短的5年时间(1997—2001)。从1999年开始,其个人账户成交量连年位居大商所第一名(2001年达300多万手),受到大商所的嘉奖。
 
 
        古人云:“千仓万箱,非一耕所得;干天之木,非旬日所长。”人们往往只关注成功者收获时的辉煌,而不去理会其曾经的播种和耕耘。要知道,没有种子,怎能结出硕果!不洒汗水,哪来的收获!
 
        张文军,1988年大学毕业后,先到一家大酒店做业务推广工作,在工作中常常感到所学专业与所从事的职业间的差距,因此,并不安心。
 
        工作一两年后,为了赚点外快,我与朋友合伙经商。当时大连服装市场火爆得很,赢利空间很大,我们从广州往大连发运服装,一年下来竟赚了几万元。1992年,大连市五大银行同时推出五家银行债券,又便积极认购。两个月后债券上市,回报相当丰厚,投入5万元就净赚了5万多元。1993年年初,大连市建行开始推出上海股票交易试点,名额限50人,我感觉这又是一次机会,便积极参与并成为大连股市最早“吃螃蟹”的人。当时上海股票行情跌宕起伏,风险很大。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交易中,体验到了股市的风险,投入的5万元几个月便亏损了3万多。
 
 
        百折不挠:三次爆仓
 
        文军的期货投资之路并非一帆风顺,更经历了三次“破产”。当他个人账户第二次“破产”时,他刚新婚两年的妻子对他说:你必须作出选择,要我还是要期货?!在采访中,文军平静地对我说:“但我怎么能放弃我所喜欢的事业。”
 
        1993年7月,我们公司的一个新经纪人成功地开发了公司最大的一个客户,客户投资1000万人民币,但在运作中成绩不太理想,亏掉200多万。客户希望更换经纪人,找到公司的香港总顾问,总顾问帮他推荐了两个人,很幸运,我是其中的一个。那段时间,我早上8点上班做日(本)盘,10点半开始做香港恒生指数,一直到下午4点。然后,回家休息,晚9点30分再做美盘交易。如此以来,我每天只能睡3、4个小时的觉,非常辛苦,但感到很充实。
 
        那位客户喜欢做风险较大的品种,所以他选择了当时风险最大的SP500。在我们两个经纪人和客户的共同操作下,一段时间后账户的资金状况有了转机,赚回了100多万。可天公不作美,9月整个市场极度看涨,我们也做了很多买单,一天,开盘时行情先是上扬,但突然间盘面发生剧变,是什么原因呢?原来路透社发出一则消息——俄罗斯发生动乱。于是SP500快速暴跌1500多点。因为不能预测事情将如何发展,我们只好马上止损。随即由于叶利钦出面讲话,俄形势有所稳定,当天收盘时又强烈反弹近1000点。但我们的账户损失惨重,盘后结算,这一天亏了300多万。这次交易,使我第一次真正体验了金融投资市场的巨大风险。
 
        同一时期我运作的小户,也因投资策略不当而造成严重亏损。当时做日本红小豆,在一片看好声中入市做买,日本方面也不断公布利多消息。奇怪的是,行情不但不涨反而盘跌,因此保证金在不断缩水。终于有一天,公司结算部通知追加保证金,我把通知告诉客户,客户表示实在无力追加。由于我们在日常的交往中建立了很深的友谊,因此我不想让这个客户就这样“死”掉,于是就将自己的3万元追加到其账户中。但行情仍无改观,继续盘跌,结算部第二次发出通知,我又拿了3万元追加到账户中。其后,行情又突然暴跌,当再次接到通知时,我把仅剩的4万元积蓄全部追加上。当时我是那样地期盼着行情能有所改观,并在幻想着也许会有“上帝”出现来救我一把。可结果事与愿违!最后只能被强行平仓。总共投入的2万美金加上10万人民币,最后只剩下1万4千多元人民币。这是我从事期货交易的第一次“破产”。
 
        交易运作的失败使我真切地感受到期市的残酷,由此我总结了三条经验:其一,止损是非常重要的。从此在以后的国际期货交易中,我常常把止损单同时下到场内,时刻想到止损。其二,当好消息不“好”时(盘面不涨),千万不要去做买,当坏消息不“坏”时,千万不要追着卖。其三,永远靠自己来拯救自己,不要期盼“上帝”会救你。
后来,又一客户投入1万美金做香港恒生指数,由我来运作。
 
        当时香港恒生指数风险加大,主要是因为摩根士坦利看好港股,增持其投资组合中香港股票的份额。因此恒生指数从6600点一跃涨升到12785点。我认为将有一波回调,便果断沽空。这期间,我有一天的交易纪录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战例:1万美金的账户,我一天38个来回下了76手单子(5.5万港元/手,一次只能做一手),一天下来净赚4千美金。
 
        这次经历对我后来的影响很大。根据当时市场风险大的特点,我做单时非常小心,每进一次单,就与止损单一起同时下到场内。就在我们前面说到的那一天,我是一直站在盘房下单交易的,一天几乎没有下来过。收盘时,一位经纪人已经为我计算好当天的盈利状况,当时有很多经纪人也是一直在下面看我怎样运作的。随后,很多客户都找过来,希望我能帮他们运作。当时我的成交量占公司总成交量的80%以上,而且一直到该公司因国家有关政策调整而停止营业为止,我都保持着这样的记录。
 
        当时做外盘,国内的交易商真正赚钱的人非常少。这主要是由以下几点原因所造成的。首先,期货是专业人士所从事的行业,境外对手身经百战、阅历丰富、技巧纯熟,而我们却刚刚起步。其次,信息获得上的劣势,国内做外盘,信息不灵,消息严重滞后,不能第一时间掌握基本面情况。其三,公司操作不规范,有“吃点”的嫌疑。比如下市价单,回单时间有1分多钟,因为在这1分钟内,会产生很多价位,结果是,买单则成交价位相对较高,而卖单则成交价位相对较低,所以盈亏差异较大。境外交易造成国家、个人资产大量流失,国家有关部门也发现了这种情况,因此决定停止境外期货交易活动。由于政策原因,大连几家做外盘期货的公司便停止运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境外期货不能做了,这时,正好大商所开始正式运行,但我发现国内期市交易不活跃,而股市交易却异常火爆。因此,我一边做大商所的大米期货交易,一边炒股票,但把主要精力放在沪股交易上。那时,我是在联通证券的大户室做交易的,交易结果不太理想,股市暴跌损失惨重(因为当时股票大户可以透支进行交易)。而运作大米期货也没顺势,持有空单,行情却暴涨。两面运作都很失败,所以,我再次破产了,虽然大部分的损失是在股市发生的。此时,我经历了人生中最灰暗的低潮期,由于再次输光,因而引起家庭不和,结婚刚两年的妻子对我下了最后通牒:要我还是要期货?你再做期货,我们就分手。
 
        但我怎能放弃我喜欢的事业呢?结果可想而知。这段时间是我人生最痛苦的时光。记得有一天到市场去,衣袋里只有5元钱,心里想着给父母买点什么,可几次掏出来又都放了回去,为啥?没舍得买。现在想想,还是很心酸。正在此时,我以前认识的一位香港朋友打来电话,说他在浙江投资了一家期货公司,打算做国内期货品种,希望我去担任业务总经理。我答应了他。去杭州时,机票是两个姐姐给买的,在临上飞机的最后一刻,她们每人又拿出1000元钱塞进我的衣袋里。大姐说,穷家富路拿着吧,多保重。当时我的眼泪差一点就流了出来。到杭州后,公司的运营并不理想,由于公司的合伙人意见不统一,导致运作混乱,工作进展缓慢。因此,春节休假后我便再没有回去。
 
        此后,大商所玉米交易行情火爆,涨得很凶。我再次进入市场参与交易,但由于当时玉米期货价与现货价比相对较高,在1500点时,我果断地进入市场沽空,但行情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去跌反而继续暴涨,最高达2100多点,这使我第三次赔光出局。交易的又一次失败,令我做了认真的总结和彻底的反思。我想,主要原因有三点:一是对市场仍缺乏全面的了解,特别是对基本面、政策面把握不够,没有找准行情方向;二是交易经验和技巧还不够成熟,缺乏更多的磨练;三是资金管理有问题。
 
 
        厚积薄发:一战崛起
 
        但从1995年开始,文军就开始走上成功的征程。他不仅期货做得较顺手,而且,据朋友们说,2000年他在上证B股市场抄了个大底,赚了好几个涨停。文军来自实战洗礼过的交易策略和技巧,是其成功的基础。
 
        第三次个人投资的失败,使我怀疑,我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,我是否适合这个行业,我应不应该继续做下去。也许我运气并不是那样坏,每一次陷入绝境都有朋友拉我一把。此时一位做二级代理的朋友又让我过去帮忙。我去了以后,其客户的账面亏损有了改善,他为了感谢我,把他母亲的2万元期货账户交给我做。我从姐姐那里又借了5000元加入账户,共同承担风险,收益也均分,并以5000元为风险上限。我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,因此我加倍勤奋,每天晚上都用1—2个小时,对行情进行分析,对白天交易进行总结,并制订第二天的交易计划。当时真有点胆怯,就是不敢再输,赚点小钱就快跑。过了一段时间账户再次亏损,个人资金从5000元赔到2000元,我心里非常害怕,有一种上断头台的感觉。记得那天是周五,我停止了交易,闭门思过,找输的原因。到下个星期一我突然有了感觉,三天的思过我好像悟出很多东西,自信的我又回来了,当天便净赚7000元,一下子起死回生。紧接着在这个星期里净赚4万多元,使账户资金达6.5万元。我跟朋友说,你的资金赚了一倍,期市风险大,见好就收吧。他同意并撤出4万元,剩下的2.5万元归我,这是1995年初的事情。
 
        我就用这2.5万元做本,几年后赚到千万元。其间,我发现赚第一个10万元非常艰难,用了我整整一年半的时间。之后用了半年的时间赚到100万,再之后,资金绝对值的增长就快了。1999年年中,我到北亚期货开户,当时公司成交量排100名以外,半年后就跃居全国16位,2000年则跃居全国第二名,我个人成交量为全国第一,2001年个人成交量已突破300万手。